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武汉人过早

武汉人过早
户部巷在三镇出名以后,在女儿的撺掇下,落户青山的武师傅带着一家人赶在一个周末的早晨,专程去了一趟户部巷,重温多年前过早的感觉。

武师傅小时候住在青龙巷31号,巷中不远处就是一家卖剁馍的,老板叫李永修。家里兄弟姐妹多,大清早,母亲总是很忙乱,经常叫他帮忙“去李家买点过早的”。武师傅很喜欢这差事。李家门脸小,没有另外的操作间,因此制作剁馍的全过程都是透明的:先将面揉得松松软软,然后在平顶锅里撒上油,将面团缓入锅中,双面煎炸后起锅,再撒上香葱、芝麻,最后咚咚咚拿刀将剁馍在砧板上剁开,只需2角钱,就可以买一大块,够一家人过早的了。从李家回家不过几步路,武师傅却往往在途中先偷咬一小口,真是外酥内软,满口留香。

如果当时母亲没有特别指明去李家,只是塞给他几毛钱让去买过早,武师傅就会去与青龙巷相去不远的户部巷。当年的户部巷就以早点价廉物美著称。弯弯曲曲一条窄巷,早点却五花八门,热干面、糊汤粉、油条、面窝……把个武师傅看得眼花缭乱,常常忘了自己是来买过早的。

那时来过早的都是街坊,走几步路就会遇见熟人,几乎天天见,大家也不会满面堆笑、刻意打招呼,最多点个头、或者重重拍一下你的肩。武汉人过早都很麻利,三把两下吃完了就走,或者干脆拿个面窝、一碗热干面就上了路。武汉人出现在热气蒸腾的早点摊上还是睡眼惺忪的,吃完饭就好像突然醒转过来一样,风风火火地投入新一天的生活。

武师傅最喜欢吃户部巷的糍粑面窝,一把大勺托起三块糍粑, 然后将面粉倒进去,炸至金黄后拿出,面窝外焦内糯,风味独特。半个世纪过去,65岁的武师傅至今念念不忘。

“现在来户部巷的食客不局限于武昌区了,武汉三镇都有,还有外地人,来来往往的人没几个认识。”不过,武师傅还是在户部巷流连忘返,最令他惊喜的是,李永修的儿女如今在户部巷开了个门面做剁馍。李永修已经作古,而在父母先后离世后,武师傅也走出青龙巷,在青山安了家。与李家剁馍摊重逢,让武师傅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因为是周末,买剁馍的人不少,武师傅排了很长时间的队,才买到几块剁馍。因为一直站在阳光里,他鼻子上沁出汗珠,可他还是很开心,像分发礼物一样把剁馍分发给随行的女儿女婿。

虽然女儿女婿如今更习惯这样“过早”——在家自煮九阳豆浆,吃千吉面包和水果。

武汉人过早现在时

据说,武汉早点摊现有2.5万个。23岁的宇冰就是坚定的拥趸之一。

她生长在武汉,基本上每天都在外过早。“在武汉,出门不远肯定能找到过早的地方。太方便了。”去年,她出差去北京,早上很难找到吃早点的地方,当时就很想念武汉的热干面。这种感觉她问过很多朋友,他们都有同感。“也许是地域情结吧。”率真开朗的她用了一个深沉的词。

因为经常过早,宇冰会比较各家摊点谁做得更地道,她推荐说,长江日报路上有家黄牛肉面馆,牛肉炖得很烂。另外,她家附近有家 “天天杂酱面”也不错,以前在街面上,现在搬到巷子里了,她就经常钻到巷子里尝鲜。

她还喜欢上各大门户网站,“武汉的好吃佬真是多呀。”众多网友写的过早心得常常令她捧腹,也会影响她,她甚至会到网友好评如潮的早点摊上去“过一把瘾”。

70岁的兰婆婆26年前举家搬到武汉。她是成都人,老伴是江苏人,两个孩子从小在北京长大。初到武汉时,一家人不爱在武汉过早,尤其是热干面,他们怎么都吃不惯。但慢慢地,他们适应了武汉人的生活,对热干面也没那么反感了,不过,他们最能接受的还是武汉的凉面。所以,她和老伴习惯夏天出门过早,每人一碗凉面,一碗绿豆汤。

有一年夏天,成都来了贵客,一家人特意请人家到蔡林记吃热干面,可那亲戚挑了一筷子就再也吃不下,声称实在是太干了。没办法,他们就在家自制凉面,兰婆婆俨然大厨师,头天晚上在饭桌上就对凉面展开预处理,“怕面干不透,就拿台电风扇,不停地吹,结果人都搞感冒了。”第二天,凉面亮相,宾主尽欢,“每个人都吃撑了。”这段尽地主之谊招待客人的经历,兰婆婆每次讲起来都要笑。在她看来,自己和家人溶入武汉,就是从过早开始的。

外地人看武汉人过早

杨东东是孝感人,对武汉的地域情结没那么深。她的印象是,武汉的过早品种倒是不少,但做得精致的不算多。

她拿孝感和武汉作比较:因为两地离得不远,武汉过早有的东西,孝感也都有。但因为地方小,顾客都是街坊。 所以,孝感那边的东西就更实在,比如下的粉啊面的,汤水绝对是用好骨头慢慢熬出来的,特别香浓。热干面里,也舍得放芝麻酱。

她说,自己要高考那年,心情郁闷,有一次周末回家,在外过早吃豆腐脑。“那时候摊上的凳子是长条的,一条可以坐好几个人。我旁边坐了一个卖菜的农民,他很快就吃完了,正准备起身时,特地提醒我说,我要起来了,你坐好别摔倒了啊。因为我坐在凳子的最边上,如果另一边没人的话,凳子就会像跷跷板一样跷起来,我就会坐到地上。”她说,那段过早的经历让她特别感动。

“过早,其实也是吃一种心情”。据她观察,在武汉过早,情侣、家人之间的关照还是很多的。通常是一个占位置,一个去买早点。虽然喳喳呼呼的,但那场面还是蛮温馨。不过,偶尔她也会看到武汉人在过早时为争位子和排队等小事吵得面红耳赤。虽然在武汉生活8年,这个娇小的外地丫头自称还是搞不懂武汉人。

许婷婷在深圳一家媒体工作已一年。身为武汉人的她说,武汉过早文化已名扬外地,只是外地人接受程度有限。比如,在深圳,就有不少门面卖热干面和糊米酒,打的招牌就是“武汉特色”,味道特别好的店子,在深圳打工的武汉人往往会慕名前往,有些甚至会把异乡认识的朋友、恋人带到店里,让对方品尝来自自己家乡的“味道”。但不少深圳人还是认为,热干面口味太重。
Copyright 武汉简朴寨餐饮有限公司 电话: 400-88-17927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工农兵路99简朴寨二七店 鄂ICP备09015797号-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