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老武汉 远去的叫卖声
贵花耶——差的差

初来乍到的外国人或者外地乡绅,最感到吃惊的莫过于伦敦的叫卖声了。我那位好朋友罗杰爵士常说,他刚到京城第一周里,脑子里装的全是这些声音,挥之不去,简直连觉都睡不成。相反,威尔却把这些声音称为“鸟喧华枝”,说是这比什么云雀、夜莺连同田野、树林里的天籁加在一起还要好听呢。

——阿狄生《伦敦的叫卖声》

武汉过早风味小吃众多,老武汉饮食摊贩的叫卖声更是千姿百态。清人叶调元《汉口竹枝词》云:“芝麻馓子叫凄凉,巷口鸣锣卖小糖。水饺汤圆猪血担,深夜还有满街梆。”生动地描绘了老武汉的饮食摊贩们或高声吆喝,或借响器招徕生意的场景。他们的叫卖声为江城三镇增添了不少风韵。

油条是一种价格低廉的大众食品,昔日武汉卖油条的小贩多系贫穷的老人,他们多在街巷叫卖,声音嘶哑苍凉,听后让人感到凄怆悲凉。当年著名相声艺人潘占奎曾经很形象地学着那种断断续续、嗓音嘶哑的叫卖声:“饼子怕(泡)油饺(条),回火热油饺(条)。”

其实油条多是冷的。如果在秋风袭人的天气,看到一位白发苍苍、衣衫褴褛的小贩提挎一竹篮,走街穿巷,用嘶哑苍凉的声音叫卖着凉油条,怎么不让人们从心底泛起凉意呢?

对比起来,倒是卖麻花的吆喝声比较有生气,卖麻花也同样挎一竹篮,不同的是多由年轻人叫卖:“糖麻花、盐麻花、馓子枯麻花、金牛酥麻花。”叫起来声调高而脆。

值得一提的是金牛酥麻花,这种麻花是当年湖北咸宁县金牛镇的特产。一根麻花的长短粗细就像一支铅笔,酥松香脆,美味可口。因其体积小、质量要求较高,需用上白精细面粉调以香油、矾碱,发酵后揉搓成型,再用滤过的小磨香油煎炸而成,如今武汉市面上已经绝迹了。

凉面、凉粉是广大群众喜爱的小食之一,挑贩多系衣履整齐的年轻汉子,一副面担用白桐油髹得白里透亮,栗木扁担两端镶黄铜云头,显得金光闪闪的,担子一头反扣一盆洁白晶莹的凉粉,上面加盖一层崭新的白毛巾,另一头是一堆锃黄油光的银丝凉面,并配以十来个白瓷小罐,除了酱油、香油、辣椒油、芝麻酱之外,还有姜汁、蒜汁、香醋、味精、胡椒粉、虾米、蜇皮、绿豆芽,外带榨菜、胡萝卜、大头菜三样碎成细末。一碗凉粉或凉面,调配上十多种佐料,再瞧瞧从人到物的那份清爽打扮,谁见了不馋涎欲滴呢?

最有趣的是他那盛面的碗,碗底足有二寸高,碗面直径约四寸,却没有深度,像一个高脚瓷盘,盛满十碗也没有一斤。吆喝起来的声调是:“哎——撩撩撇撇呵——”,这声音听起来真是有些特别,其实他叫嚷的还是“凉粉凉面呵”,因为他是别着嗓子叫唤,听起来就成了“撩撩撇撇呵”!湖北方言“撩撇”就是“容易”的意思,是说他本小利大,赚钱容易也!

“桂花赤豆汤”的叫卖声更有意思。“桂花赤豆汤”是用糯米、赤豆、桂花、白糖熬成的稀粥,用木桶盛装,裹上多层棉絮保温。卖“桂花赤豆汤”的多是江浙妇女,在她们口中“桂花赤豆汤”喊成了“贵花耶——差的差”。因此,武汉本地人在朋友之间争执调笑,常常说:“你那是上海人卖稀饭”,这一取笑别人的歇后语,意思是——贵话、差的差!

热干面是当今武汉最具特色的小吃之一,但是武汉早期的热干面是难登大雅之堂的,20世纪30年代的热干面也与卖凉粉凉面一样,肩挑一担粉、面走街串巷。所不同的是并不大声吆喝,而是手握一只饭碗大小的小鼓,缀上一根鼓坠儿,摇动时咚咚地直响,很像四川的“担担面”,但是以卖细米粉为主,只配带少量面条,调剂品种,其售卖对象主要是老幼妇孺或产后和忌食油荤的病人。 到了20世纪40年代,武汉沦陷,敌占区的人民大众生计艰难,物美价廉的热干面逐渐受到广大劳动群众、中小学生、教师、穷公务员们的欢迎。

旧时每到深夜,肩挑一副六角担儿,摇着手铃并不吆喝,这是卖“清炖冰糖莲子汤”的。铃儿一响人们就知。惟有那炖莲子的紫铜煲儿形状特好,好似一台小型飞机发动机,又像一个大莲蓬:沿圈是窟窿,一个窟窿里一小罐莲子汤,倒出来刚好一小碗,真是“冰莲紫铜煲,红泥小火炉。”食后,据说有清热解暑,明目润肺的功效。
Copyright 武汉简朴寨餐饮有限公司 电话: 400-88-17927  地址:武汉市江岸区工农兵路99简朴寨二七店 鄂ICP备09015797号-1 分享到: